[ 讀書心得 ] — 翻轉教育

「不想去學校」

「拜託放颱風假吧」

「今天又要上學好痛苦」

曾幾何時,上學變成了如此痛苦的一件事情?

學校理當是一個讓孩子每天都想待著的地方,可以讓他們在沈浸在學習的魅力,而不是以考試鞭策將壓力強加在孩子肩膀上(當然我想有部分的人認為學校是快樂的)。學生應該要能適得其所,按照自己的興趣所向進行學習,透過成績評斷學生優劣的方法我想是或許是教育體系上應該要思考精進的部分。

況且,每個學生在學校應該要是開心快樂的,不應該有人因為學習壓力過大而自殺,這,才是學校的真諦吧?

翻轉教育是我目前理解到可以達成以上目的的部分,不是以傳統的高壓模式讓學生被動學習,而是透過一系列的活動、讓學生主動學習甚至是似遊戲的情境,讓學生學習到內容。

本文只單就個人對於翻轉教育的一些理念與看法做分享,如有任何回饋或者建議歡迎不吝賜教!

you see students who took a little bit extra time on one concept or the other, but once they get through that concept, they just race ahead. And so the same kids that you thought were slow six weeks ago, you now would think are gifted. And we’re seeing it over and over again

<Sal Khan TED 2011 「Let’s use video to reinvent education」>

Sal Khan 這段演講讓我對翻轉教育有了初步的認識,也讓我驚覺的翻轉教育力量的強大,如同上面第一段英文引言所說,「孩子並沒有笨的,只是對於某些部分不太熟悉,一但他們突破之後,你會發現其實孩子沒有笨或者聰明之分」

We now have on the order of 2,200 videos, covering everything from basic arithmetic, all the way to vector calculus, and some of the stuff that you saw up there.

<Sal Khan TED 2011 「Let’s use video to reinvent education」>

Sal Khan 是印度孟加拉裔人,獲得美國麻省理工學院 (MIT)數學、電腦等三個學位,以及哈佛商學院企管碩士學位後,任職矽谷創投科技公司工程師及避險基金分析師,如今是 Khan Academy 的創辦人。

Khan Academy 起源於 2004年,從擔任表弟妹的「遠距家教」經驗中發現,在家中衣物間自製、並放上YouTube的數學、科學影片,不但恢復表弟妹對數學、科學的興趣和信心,也幫助許多陌生的學生、家長、老師。他從多如雪片的感謝回函中,看到科技在教育上的可能。

But I didn’t think it would somehow penetrate the classroom. Then I started getting letters from teachers, and the teachers would write, saying, “We’ve used your videos to flip the classroom. You’ve given the lectures, so now what we do —

<Sal Khan TED 2011 「Let’s use video to reinvent education」>

在工作之餘,他熱血的獨自做出一千多支教學影片及互動式習題。

後來 2010 年 Google和比爾.蓋茲分別贊助兩百萬、一百五十萬美元,可汗學院從個人義工「很孤單的開始」,擴展成一個有四十名全職員工的非營利組織。(引用自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65822

If you are interested in learning more about how to best leverage technology in education and rethink the way we run schools, join this MOOC and encourage your colleagues to do the same.

<Coursera「Blended Learning」>

首先我想先介紹一下我在 2014年當教育替代役時候因為看了這個影片,而找到一堂 Stanford 在 Coursera 上開的課,叫做「Blended Learning」。(https://www.coursera.org/learn/blending-learning-personalization

裏頭敘述了美國的學校如何進行翻轉教室,同時去尋找了美國其他組織做有關翻轉教室的案例來詳細加以說明,看完之後基本上會對翻轉教育有初步的了解。

簡單來說翻轉教室在最初的推行點就是「改變傳統的教學模式」,也就是打破原本板書教學讓學生從被動學習者,轉變成主動學習者,老師從主要教學者成為居中的學習協助者,詳細的做法到底該怎麼做呢?

大多數都是採取「影片教學的方式」,Khan Academy 的創辦人做過相關的研究,演講中有提到,學生採「線上學習」的方式(也就是觀看影片學習)就好比 1 on 1 的家教學習模式,學生可以在任何時候暫停影片、重播影片按照自己的步驟去學習。

而因為後台可以觀看到學生目前的學習情況,所以最後這樣的情形不斷出現「一開始學習效果不是很好的同學,到最後影片學習結束卻是班上學習分數高群的一員」。

橫軸代表時間,縱軸則代表完成的課堂數(課堂包含習題)

這發現相當令人振奮,因為傳統的大班教學無法以這個模式讓學生學習,一開始認為功課比較不好的學生比起線上學習的方法可能比較難以補救,而且隨著教學時間的往下走,差距就會越來越大,但是透過這樣類似 1 on 1 的家教學習模式,讓傳統大班教學的痛點迎刃而解!

而在這堂「Blended Learning」所介紹的案例之中,他們又應用了所謂「Rotation」方式活化整個教育內容,讓知識傳授變得更強靈活更有趣!

而在台灣也漸漸有許多所學校去實施這種「體制外的教學」,期待改變教學模式能讓學生的教學效率變高,像是均一教育就有在做這件事情,另外還有人稱地下教育部長「丁志仁」所創立的振鐸學會,已經有在新北根據他們的理念創立了實驗的學校(有興趣的人可以觀看此網址 http://jendo.org/jendo/ )

但相信不管是怎樣的方式,只要能讓學生的學習效率提高都是現代社會所稱「翻轉教室」的一部份。

當然在真的實施上基本上會遇到很大的阻礙,亞洲教育體系一直以來跟歐美教育體系不太ㄧ樣,教學上更注重目標導向,也因此在整個教育環境以及方法上比起歐美可能壓力上會比較大(當然每個人感受比較不同),所以要以這樣的翻轉教育方式導進去目前教育體系內,老實說困難蠻大的(後面有一篇會講述我在國中當教育替代役時候所做的翻轉教育的部分),但還是會就我目前認知的部分進行釐清以及整理。

這裏我會以「Blended Learning」這堂課所使用的方法進行說明,基本上這只是其中一種進行的方式,一定還有更多不錯的方法。

翻轉教育示意圖,從傳統大班教學變成家中線上學習

韓愈《師說》寫道:「師者, 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翻轉教室期待能夠讓老師負責工作只要著重在「解惑」就好,「傳道、授業」的工作交給線上課程來做,老師角色轉換成「從旁協助學生學習」,學生變成「主動學習」,使學習效率大大提升,也可以有更多的時間規畫其他非認知技能的課程,讓台灣教育更落實原本十二年國教的概念「強化學生自主學習、批判性與創造性思考的能力,引導其學習如何學習、思考如何思考,進而培養終身學習的能力。」

預期效益每個學生的平均分數上升,並且彼此的分數差距下降

原本分數分佈
實施之後整體分數上升
整體分數差距縮小

以下詳加介紹「Blended Learning」提到的三種翻轉教室方法,依照先後的難易度進行順序的介紹。

方法一: Station Rotation

同一空間內分成三組進行授課內容

組別一:教師教導(Teacher-ledInstruction), 這部分由老師主要進行教導,可以補充線上課程當中比較無法教導的部分,大多都會進行一些讓學生自主動作的教學,會讓學子更印象深刻

組別二:線上課程(Online Instruction), 翻轉教室核心成分,讓學子在另一站用硬體進行線上學習,學生們可以彼此之間互相討論疑問的地方,如還有問題則可以尋找老師求救

組別三:合作討論活動(collaborative activities and stations), 這裡則是會有特定的學習活動讓學生們一定要互相討論,透過彼此交換意見以及磨合,找出每個人都滿意的答案,這部分就算教師不在,他們也可以自己進行。

KIPP LA 學校實施的情形

通常要實施這個方法要有寬敞的空間,左圖分成了三組,桌子上的是討論組,在教室最後面的則是線上學習組別,老師前面的就是組別一,基本上每一組要做什麼內容也是在上課之前便會說明清楚, 這裡的數量以一個班級24人來計算,故每個組別8個人。

至於實際實施的效果還有課程安排如何,可以參考美國學校 KIPP LA,此為「Blended Learning」其中介紹案例之一。

方法二:Lab Rotation

Lab Rotation乍看之下可能與Station Rotation很相似,但比較不同的是,需要更多老師的協助,Station Rotation在一個空間內進行,除了一個站別需要老師之後,其他可以學生自行進行。

但是Lab Rotation皆有教師存在,因此除了作原本的直接教學,也能進行需要帶動的活動或者討論,可以不同課連在一起,或甚至是同樣的科目不同單元一起教學。

組別一:教師教導(Teacher-ledInstruction), 這部分由老師主要進行教導,可以補充線上課程當中比較無法教導的部分,大多都會進行一些讓學生自主動作的教學,會讓學子更印象深刻,或者是利用圖表、實物等等。

組別二:線上課程(Online Instruction), 翻轉教室核心成分,讓學子在另一站用硬體進行線上學習,學生們可以彼此之間互相討論疑問的地方,如還有問題則可以尋找老師求救。

組別三:合作討論活動(collaborative activities and stations), 這裡會有特定的學習活動讓學生們一定要互相討論,透過彼此交換意見以及磨合,找出每個人都滿意的答案,老師也可以設計一些比較困難的問題,帶著學生一步一步去解決。

可以看圖片是分成四個空間,所以就是在四個不同的教室進行課程。Lab Rotation 比較適合發展了一小短時間翻轉教室的班級,雖然也可以當作一開始嘗試的方法,不過可能就無法達到非常融合的階段,因為需要大量教師互相溝通以及合作的地方。

而這種做法可以一口氣教導三個班級,不像 Station Rotation 是以一個班級為規模進行,如果可以,甚至能夠同時三個班級,多個老師進行教學活動

KIPP LA 學校在早晨實施的多班級活動

方法三:Flex Model

Flex Model為最後的型態,此時核心團隊應該對於翻轉教室的流程及安排已經駕輕就熟,教師之間合作也已經有相當的默契以及經驗。

根據圖表,可以看到分成了多種群組,學生們全部都打散,原本學校的時間限制已經完全被打破,傳統大班教學一個老師對一個班級的限制也被去除,老師能更自由的設計課程,學生也能因為學習型態的轉變,而擺脫過去成績至上的上課方式,讓上學變成一件吸引他們的事情。

由於Flex Model沒有固定的型態,完全按照老師的安排去協調以及改變,因此這邊對於 Flex Model 也沒有太多贅述。

總之要做到翻轉教育這件事情其實並不那麼容易,除了學生、家長、老師們心態要調整之外,學校的作息、環境以及教學制度也要大幅度的更動,更要有硬體以及軟體上的配合實施才能完整的做到,也希望為來有招一日也能真的實施這樣的教育模式!

曾在外商擔任過工程師、技術顧問,AI 新創擔任過產品經理的小小職員,目前在醫藥業擔任技術 PM,希望透過技術和遊戲化設計改變部分傳統思維。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