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影心得 ] — 記憶拼圖(Memento)

Momento

Christopher nolan的成名神片”Momento” 在我二刷之後著實讓我有了更多不同的想法。其實是一部蠻燒腦的片,雖然故事簡單,但順序倒敘的方法夾雜、片段黑白彩色的剪輯手法,讓整部電影都活了起來,稍一不注意有些細節就會落掉,非常推薦還沒看的朋友趕快去看!

如果仔細推敲會發現,透過主角的表現,其實隱含了很多人生的探討議題,想趁著二刷後簡單寫個分析文章,幫助自己釐清思路。(文長慎入。如果文章引用有錯誤或者理解有出入,請多多包涵並不吝賜教)

【本片簡介】

主角是一名患有順型性失憶症的患者,在意外發生之後的事情全都不記得,只有十分鐘的記憶片段,因此他認為,記憶是不可靠,只有筆記才是可靠的,可以看到他在身上刺青紀錄筆記,也在每一次相遇的人事物以拍立得留下紀錄以及自己的筆跡,提醒十分鐘後忘卻的自己。

記憶拼圖採用倒敘以及順序方法描述整個故事,黑白手法以順序方法描繪之前的記憶,彩色畫面則以倒敘方式逐一呈現主角10分鐘的片段記憶,精彩穿插剪輯的手法一一呈現主角的反應,讓我們清楚知道主角的個性、處事態度和對於人生的看法

以下我使用順敘法來敘述整個故事,以主角記憶片段來做區分,分成四個階段,包含「正常生活、發生意外、追緝真兇、人生意義」,同時比較主角主觀角度以及客觀事實角度協助釐清,並以人物為主描繪故事,結尾並附上我認為使這個故事為何生動且刻畫人心的原因。

【防雷開始】

開始解析之前請容我先引述這句來自主角 Leonard 所持的論點,無形之中圍繞著主角每個作為。是的,他認為記憶是不可靠,但諷刺的是,你會發現在電影某些情節,對他來說反而記憶更可靠,更甚者,Leonard 在某些事實上尚且「依賴自己的記憶」,相信那些自己製造出來的謊言,甚至在結尾他也說了

而到底為何會有這樣前後落差的差別呢?且繼續往下看我們的分析文章。

請大家先觀看這張角色關係圖,會讓等等的解說更加清晰。(實線代表現實,虛線為主角幻想的情節)

Momento 角色關係圖

【正常生活】-「Remember Sammy Jankis」

「Remember Sammy Jankis」是每次主角片段一定會帶到的Notes,這個Notes某種程度上也貫穿了整個故事,這一點在後面幾段會提到。主角常以 Sammy 這樣的患者跟別人解釋自己的情況,但他對於 Sammy 這樣的患者「不知道自己殺了老婆,進入療養院也始終假裝自己很正常」覺得不以為然,他認為自己雖然是同樣的患者,但他有自己的方法能夠過正常的生活,不會像Sammy這樣可悲,而他靠的,就是Notes。引述他對Officer Gammell說過的話:

他認為記憶不重要,重要的是靠筆記,可是這樣的堅信,被最後的他扭曲賦予成另一個「生存的意義」(後面幾段會詳加解釋)。

而到底Sammy罹患的疾病,「順行性失憶症」會不會產生新的記憶?以主角觀點所舉Sammy例子當中,確實是沒有,但是Leonard自己本身有沒有呢?

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透過Officer. Gammell 所描繪出來的事實,可以發現「Sammy 這個人物有八成是 Leonard」,他自己的記憶把與此人物融合了,這邊我想要提出「童年失憶症」(childhood amnesia) 這個名詞。

是否覺得似曾相識?雖然不是像主角10分鐘記憶片段那麼誇張,但是卻也極為神似。

雖然上述是在說童年的失憶症並不是完全符合,但個人認為跟上述所提的依樣,他潛意識當中他把這個無法接受的事實反映在這個人物身上,有些甚至是發生意外之後才有的回憶,這些真正的記憶跟Sammy這個人物結合虛構混合在一起,就如同Leonard自己所說「Look, memory can change the shape of a room.It can change the color of a car.And memories can be distorted.They’re just an interpretation.」而有了「Sammy Jankis」這個人物存在。

所以我們來回答這個問題『「順行性失憶症」會不會產生新的記憶』,我認為是會的。

【發生意外】- 「Sammy, It’s time for my shot」

「Sammy, It’s time for my shot」,老婆無法接受「現在患病的Leonard」,於是決定透過短時間內的試驗,以施打胰島素賭上性命測試Leonard是否真的有記憶,但,賭輸了,老婆因為過度的施打而死亡。

如果有印象,可以發現當Officer Gammell 在講出這段事實的時候,Leonard的記憶片段似有似無的出現了幾個關鍵記憶片段,用來佐證上一段我們所說「Leonard把自己的記憶投射在Sammy身上」

第一是針對老婆的幾個特寫,也許有幾段確實是過去的記憶片段,但我認為其中有幾段應該是有參雜了意外發生之後的片段,而被Leonard包裹在「過去老婆的回憶片段」。有一片段是Leonard的老婆一臉震驚難過的表情(這表情片段是接在幫老婆用針刺腿之後再捏老婆大腿的部分(其實就是打胰島素)),我想這段的投射,就是Sammy老婆不可置信地看著Sammy短期內忘記施打胰島素的片段。

第二段是捏老婆大腿的部分,這部分出現了兩次,第一次是跟Natalie回憶老婆片段的時候,捏了老婆大腿老婆說很凍,第二次出現在Officer Gammell說出事實之後,接了一段「Leonard 拿著針筒注射的畫面」才呈現捏大腿部分。這邊其實就明示了Leonard反映在Sammy打胰島素的片段。

第三個最明顯的片段,便是Sammy在養老院當中假裝正常的臉,最後0.1秒變成Leonard的臉。

而針對記憶混亂這點上一段有提過部分,這邊想提出另一個解釋原因,稱之為「認知失調理論」(Cognitive Dissonance Theory)(半個世紀以前,社會心理學家利昂·費斯廷格(Leon Festinger)等人於1956年發表的經典著作《當預言失敗時》提出)

「認知失調(cognitive dissonance)指的是,當自我認知和另一種認知/信念發生衝突時,人們會產生的一種精神上的不適感。比如一個人自詡是個從不撒謊的、高尚的人,但是又撒了謊,於是「我是個高尚的、不撒謊的人」(自我認知)與「我撒謊了」(對行為的認知)發生了衝突,造成了認知失調。」Leonard很愛他老婆,可從他跟Natalie敘述時候的語氣和表情理解有多深,也是因為如此,他無法接受「那麼愛老婆的自己,最後竟然殺了老婆」這個錯誤,自我認知跟行為認知發生了衝突,進而造成了認知失調。

Leonard選擇後者,他否認了這個事實,想像你人生中做了一件自己想都沒想過會發生的事情,你就能懂Leonard現在的心情了。

Leonard這樣的否認,某種程度上就會讓自己的記憶發生扭曲,社會心理學家塔夫里斯(Carol Tavris)與阿隆森(Elliot Aronson)於2007年發表的著作《有人犯了錯(但不是我)》提到

對的,我認為這否認的態度和信念,其實無意識之中扭曲了Leonard在腦中的記憶,而把Sammy這個人與「他不願意面對的現實」結合在了一起,所以誕生了Sammy Jankis這個主角認定的人物。

【追緝真兇】-「JOHN G. RAPED AND MURDERED MY WIFE」

由於警方以證據不足為由停止了搜查,追緝JOHN. G這名真兇成了Leonard的主要人生目標,所幸在Officer Gammell的幫助之下,獲得了很多線索的Leonard也ㄧㄧ找出真兇的關鍵線索。(至於這些線索是真是假,我們下一段會來討論)

其實這一段在正片的描述中並沒有太多著墨,僅僅靠著Officer Gammell的自白帶過了這個事實,但實際上卻對整個劇情的理解180度的大翻轉,故特地獨立開來去講述這一個期間,而提到了這個事實,我們也必須要來理解一下關於他身上刺青的部分。

「JOHN G. RAPED AND MURDERED MY WIFE」,這句話以反過來的排列直接印在Leonard的胸前,讓他一起床照鏡子就可以看到這件「人生意義」。

「Remember Sammy Jankis」記錄在他的左手掌,讓他在每十分鐘的記憶片段開始就知道自己目前的狀態

FACT 1: MALE; (Left hand)

FACT 2: WHITE; (Left Hand)

FACT 3: FIRST NAME JOHN [then, in his own hand] OR JAMES;

FACT 4: LAST NAME G______;

FACT 5: DRUGDEALER;

FACT 6: car license number SG13 7IU

我認為前四個Fact以及Fact 5 的前一個線索「Access to Drug」才是追查真兇的真正線索(在調查資料中有說到,歹徒車上有毒品反應),也就是Officer Gammell幫忙Leonard所找到的關鍵Notes,至於為何修改後以及Fact 6不是真正的線索,我會在最後一個章節詳細解說。

另外想探討的是,「在殺害真凶之後的Leonard,為何不紀錄Notes在他的身上?」,畢竟殺害了真兇也算是完成的人生的終極目標,這樣可惜可賀的事情卻沒有在他身上的刺青找到任何的蹤跡?這邊我認為比較合理化的解釋就在於片尾當中主角的感悟,也就是「人生意義」的部分,沒有了JOHN. G ,他,往後的生活是不是就像在黑白片段最後的Sammy一樣,努力假裝自己是個正常人的患者,沒有目標的茫然地活著?或許在某次下定決心之後,他會把這Notes刻在身上,不久後便會自殺離去吧?否則如果過世之前還無法追尋到JOHN.G,我想他到老死前一刻也會含恨而終吧…

【人生意義】-「I have to believe that my actions still have meaning. Even if I can’t remember them.」

特別獨立這段的原因是因為,其實爾後的JOHN.G,我認為主要還是受到Leonard本身的影響(縱使Teddy也有起到一些因素),因為失去了JOHN.G,Leonard這個人的人生目標我想就已經失去了。

如果各位還記得片尾,在Teddy說出一切的事實真相之後,在Leonard的腦海裡閃過許多事實的記憶片段,揭露了「JOHN.G已經死亡」、「妻子是Leonard失手殺」等等現實,就算記憶只有十分鐘的他,我想聽到Teddy這段話,已經了然於心,但為了讓往後每個十分鐘的自己有生存目的,他將Teddy的車牌寫成FACT 6,「You make up your own truth, like your police file.」是的,就如Teddy所說,Leonard又寫下了另一個FACT.6 找尋JOHN.G,也接著在後面他才會感慨地說道「I have to believe that my actions still have meaning. Even if I can’t remember them.」而「FACT 5: DRUGDEALER」請各位回想一下,Leonard聽到電話(Teddy)說「Drug Dealer」,便瞬間否決原本的文字「Access to Drug」,可見這一幕就是Teddy設下讓Leonard去尋找Jimmy並殺害他的前置線索與作業,也因此上一段才會說明這兩個FACT不是真正的線索。

同時也是因為Teddy,也才有了右邊刺青「NEVER ANSWER THE PHONE」,我認為原因或許是Leonard隱約發現這個電話的人在誤導他、引導他找向錯誤的JOHN.G,或者是他跟片尾的Teddy一樣,電話中的人(Teddy)講出了事實但是Leonard不願意相信,為了持續給自己生存目標所以刺上了刺青。

其實不難理解為何Leonard會繼續不間斷地留下Notes尋找下一個JOHN.G,Leonard曾經說過「How am I supposed to heal if I can’t…feel time?」,請各位試想在你經歷過生離死別之時,錐心之痛難以言喻,唯有時間如同藥膏一般,能緩緩地將傷痛漸漸拭去;Leonard則不然,每十分鐘的重啟就是妻子初亡之時,喪妻之痛與妻子漸漸死去的樣子歷歷在目,時間無法緩解那痛苦…如果他得知了已經殺害JOHN.G,這樣的喜悅跟了確的心願無法存在他的長期記憶之中,頓時肯定也會手足無措,所以不斷留下Notes的這個舉動,合情合理吧?

而如果你有仔細注意我的用詞,會發現本段我使用Teddy而不是Officer Gammell,原因是在找到真兇之前,我相信Officer Gammell是真的有心想要幫助Leonard找到另一個真兇,之後,Officer Gammell 幻身為Teddy是為了要讓Leonard有人生目的,包含那厚厚的調查資料夾(Officer Gammell有說過這疊資料是真的,但仔細觀看這疊資料你會發現有很多塗塗改改,我認為這資料應該是Leonard私心讓自己一直解不開,成為其生存意義)、還有電話等等,有些部分是為私利(就像是片尾中想要搶到Jimmy的財產),不過,你說他這樣到底是對還是錯?如果你是Teddy,你會怎樣做?

最後我想提的一個場景,便是Natalie在家中大聲辱罵Leonard,並諷刺地說,「I can say whatever the fuck I want and you won’t remember. We’ll still be best friends. Or maybe even lovers….」,緊接著Leonard憤怒地打了Natalie一拳,便急欲尋找筆寫下剛剛的Notes提醒自我。但可惜沒找到,十分鐘過後記憶重啟,緊接著便為了Natalie而尋找Dodd報仇…(無形之中又一個矛盾出現,「如果都無法紀錄筆記,那麼依賴筆記又有何用?」),看到這裡其實會很心酸同時很忿忿不平,Leonard因為記憶的缺陷被周遭的人利用甚至是霸凌,儘管胸有成竹地認為Notes是他與其他患者不一樣的地方,但,我想正是這份自信害了他,熱心的幫助實際上卻為人利用,一絲悲哀由衷而生,然而回頭看看我們世界,實際上我們生活不也是如此嗎?

【文章總結】

解析文章的最後,我想以Robert McKee的著作「Story」所提到的內容,來解釋為何記憶拼圖的主角以及故事會讓人印象深刻以及生動。

很多人認為角色跟故事應該是獨立的元素,其實不然,這兩者應該要同時並進的,在Robert McKee的著作「Story」提到

並且K.M.Weiland在《創造角色曲線》(Creating Character Arcs)這本書序章也說明

反對勢力這邊分成好幾個層次,相反、矛盾、負面的負面,我們以正義舉例:正面:正義;相對:不公平;矛盾:非正義;負面之負面;專制,所以引述「Story」另外一段,

以記憶拼圖來說,我認為主角Leonard片中大部分的存在就是「正面:也就是真理」,他追求事實的真相,想要找到JOHN.G,想要找到姦殺老婆的真兇,想要解開身上的FACT以洩心頭之恨

「相對:善意謊言」,Teddy當之無愧,他為了讓Leonard有人生的意義,案中編造了很多個JOHN.G出來,為的就是讓Leonard有繼續活下去的動力

「矛盾:謊言」,我認為是Leonard想像的Sammy Jankis,實際上他自以為的Sammy Jankis這個人物是他記憶中編織出的假象,其實這個人物就是他自己,為了掩蓋事實產生出來的謊言,而這個事實就是「他自己殺害了老婆」

「負面的負面:自欺」,這裡的人物我的認定是「製造導向另一個JOHN.G的Leonard」,為了讓自己持續有生存意義所製造的「包裹真相的謊言」,最後Leonard所說的「I have to believe that my actions stillhave meaning. Even if I can’t remember them.」,某種程度他也知道這些部分Notes其實也是自欺的痕跡,但他選擇相信及追求,與其待在養老院裝作自己是個正常人,不如有人生意義的活下去。

經歷過這三個反對勢力的Leonard,在角色的刻畫以及故事的描繪上更加讓觀眾有為之一震的感覺,尤其越片尾的片段,越會感受到Leonard所堅信的事情開始漸漸瓦解,出現了很多我們出乎意料的事情(包含Natalie事件以及Jimmy事件還有最後Teddy揭穿的事實等等),最後讓觀眾隨著Leonard的反思,融入該角色內一起反思「Do I believe the world’s still here?」

以上是我自己所解析並加上解釋的部分,或許有些您認同或者不認同,都還是強烈推薦各位可以再二刷記憶拼圖,仔細觀看細節並且拼湊相關資訊,第二次看的感受會非常不一樣。

對於我來說,一個十分鐘記憶的人,尚且都努力尋找生存的意義,而非得過且過,抱持著「That’s who I am」的心情度過餘生,反而持續尋找自己的人生意義,或許在作法上面並不令人苟同,可是這背後更深一層的意義代表「他認為自己活著還是有意義的」,就算他只有十分鐘的記憶,就算他被人利用了,就算他騙自己去追尋錯誤的目標,他還是相信自我有生存的意義。

現代社會科技進步快速,社會壓力與日俱增,人與人的距離無形之中越來越遠,憂鬱症罹患率逐漸攀升,因為各種原因而導致「懷疑自己人生意義的人」越來越多,甚至可能最後選擇自殺結束一生,到底要怎麼去克服這樣的情緒障礙?

Lenord 在結尾的自白表達了他自己對人生意義的坦然面對態度

他相信自己是獨一無二的。

希望大家也能相信自己是獨一無二的。共勉之。

曾在外商擔任過工程師、技術顧問,AI 新創擔任過產品經理的小小職員,目前在醫藥業擔任技術 PM,希望透過技術和遊戲化設計改變部分傳統思維。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